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有感于观众不认识“野败”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09-13

  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节目2月19日晚上播出的《新世纪科技论坛》,邀请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吴文俊和袁隆平两位科学家作嘉宾,从内容到形式都非常好。在节目中,袁隆平先生多次谈到“野败”,很多细心的观众发现了字幕中的这两个字,就认为字幕误把“野稗”打成了“野败”,并打电话到中央电视台询问。《人民日报》在3月23日、《中国青年报》在3月28日也刊登了读者来信,批评把“野稗”打成了“野败”是一种失误。作为这期节目的特邀主持人,一方面我要说明“野败”是一专用名词,已出现和使用了20多年,另一方面我认为这档节目的制作人员非常认真和敬业,应当得到观众朋友更多的肯定和鼓励。

  “野败”是一种天然雄性败育野生水稻。《人民日报》最早出现这一字眼是在1978年7月21日第三版《绿色王国的一颗新星———我国杂交水稻研究的重大突破》一文中。该文说:“一九七○年秋,袁隆平带一个试验小组去广东……袁隆平的学生李必湖在群众的帮助下,在一大片野生稻中认出一棵雄性不育株……命名为‘野败’。”1981年5月6日《人民日报》在第三版发表《“绿色王国”的瑰丽宝石记———我国杂交水稻获得的巨大成就》说:“1970年,一个新的转折出现了:袁隆平和他的助手李必湖,风尘仆仆来到海南岛,寻找野生稻。他们深入农村,四处调查,当年10月23日,李必湖乘坐一辆牛车,来到荔枝沟,终于在一片沼泽地里,发现了一株奇异的稻子:它茎秆匍伏,花粉瘪小,花粉败育,这就是他们梦寐以求,‘向自然索取’的雄花败育的普通野生稻啊(以下简称‘野败’)!”

  1981年8月11日《人民日报》发表的《保护水稻种质资源野生稻》和1982年12月9日发表的《谁知山边草竟是世上宝》等也都介绍了“野败”。

  此次“野败”引出的风波,为我们始料不及。如果想到大家都不知道“野败”,我们就在节目中特别予以说明了。看来当下全民科学普及的程度不可高估。

  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是我国科普事业鼎盛时期,可惜此后科普工作受重视的程度不够。就说“野败”一词,《人民日报》在1983年至1997年整整14年没有提到。“野败”一词被人们忘记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  现在很多人尤其是青少年对歌星、影星和球星了如指掌,甚至连这些“星”们鸡毛蒜皮的爱好都一清二楚,但他们不知道袁隆平,不知道吴文俊,更不用说这些科学家的主要成果了。某乡村中学搞了一次调查,发现一半以上的学生不知道袁隆平的名字,却对港台明星一个个如数家珍。很多调查发现,我国目前的公众科普水平太低,现代科技早已解决的问题在很多人眼中仍是天方夜谭。我多次在科普报告中谈到“时间是有开始的,空间是有限的”,常会遇到很多人的不解甚至嘲笑,其实这是宇宙大爆炸理论的重要结论,国内出版的一些科普译著如《时间简史》等早就做了深入浅出的解释。

  很多专家认为,当前的国际竞争是科技的竞争、人才的竞争、教育的竞争、民族素质的竞争。科普程度,决定着国家和民族的科学文化素质,事关科技进步、经济振兴和社会发展的战略全局。由“野败”风波,想到当代中国的科普状况,深感忧虑。

  (注:作者为新华社国际部科技室主任,中国科技新闻学会副秘书长、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翻译委员会理事、英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)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Power by DedeCms